立即注册 登录
贵州论坛 返回首页

陈祖芝的个人空间 http://www.at2003.com/?11010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凯里市下司镇滥用职权一农户违法强拆有家难归住窝棚

已有 342 次阅读6-24 10:16


我是陈祖芝,我和粟良灿是夫妻,我家唯一的住房就位于贵州凯里市下司镇古镇的旅游区的核心区,政府看中我家宅基地,政府就颠倒黑白认定我家居住了上百年的房屋是违章建筑,不顾我家有国有土地证和政府已经批准我家拆旧建新等手续,不按照法定的拆迁程序进行,滥用职权强拆我家房屋,致使我家在原址搭窝棚住了半年多了。

强拆违法,政府滥用职权损失了五十多万,谁来为此承担滥用职权的刑事责任?

强拆违法,拥有拆旧建新手续的我家去住在窝棚中,谁将我家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

 

颠倒黑白,拥有合法手续的房屋被强制拆除

2019109日,下司镇政府以我家的房屋是违法建设为由,组织工作人员将我家位于凯里市下司镇前进路73号附16号的建筑物强制拆除。

我家居住了上百年的房屋属于违法建筑吗?

我家被政府强制拆除的房屋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证,祖祖辈辈一直居住在此。下司镇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强行拆除我家合法房屋的行为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程序严重违法。

政府应该是人民的政府,居者有其屋也应该得到政府的支持,政府不应该颠倒黑白对我家实施强拆,将我家推进水深火热之中。

在庄严的法庭上,下司镇政府又是如何颠倒黑白答辩的呢?

2013年,下司古镇旅游开发需征收范围包括陈祖芝家房屋在内,因陈祖芝与其兄弟姐妹发生房屋产权纠纷,经多次协商无法达成一致,房屋的征拆工作暂时搁置。

陈祖芝家在政府对其房屋进行征拆过程中,在2015年未经任何机关单位批准,在已被征收的土地上修建房屋,相关单位下达通知,责令其立即停止违法行为。

另外,陈祖芝家未经任何机关单位批准,擅自将砖木结构的一层改为砖混结构并加高,再将木结构房屋拆除木隔板后改建为营业场所,破坏了下司古镇风貌的整体性。

下司镇说,陈祖芝违法建设行为经政府多年多次上门执法后仍未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进行修建房屋,政府才组织人员进行强制拆除的。

 

滥用职权,法院判决强拆违法赔偿五十多万

 

审理此案的是三穗县法院,这家法院在审理中认为,被政府强拆的房屋是陈祖芝丈夫祖辈与他人共同修建的木制结构老房屋,后通过转让取得该房屋。

粟良灿父亲去世后,陈祖芝夫妇通过继承、转让取得该房屋,并在199911月办理国有土地使用证,相关部门在20147月至20158月对陈祖芝家老房屋整体进行了统一翻修,改造成砖木结构房屋。

201511月,因房屋修建年限较长且受洪水侵蚀等影响,陈祖芝夫妇将该砖木结构房屋翻修改造成为二层三间砖混结构房屋,也被下发过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

房屋实在太破烂了,陈祖芝以及申请老房屋进行加高、加固房屋。

2018119日,下司镇政府书面答复同意在现有的老房屋的基础上,不大幅度改变房屋主体的情况下,按相关部门审批图纸对房屋进行修缮。
    2019
819, 下司镇相关部门同意陈祖芝一家按照规划设计要求对涉案房屋进行改建。改建还没有进行,2019109日这天,政府就对房屋强拆了。

我家的房屋是合法建筑还是非法建筑呢?

法院在审理中查明,被下司镇政府强拆的房屋陈祖芝夫妇祖辈修建、通过继承和转让取得的,拥有合法的土地使用证,其来源合法。

房屋虽然曾经翻修改造过,但下司镇政府同意陈祖芝家在现有的老房屋基础上,不大幅度改变房屋主体的情况下,按相关部门审批图纸对房屋进行修缮。

下司镇也在2019825日审批同意陈祖芝家按照规划设计要求对涉案房屋进行改建,故应视相关职能部门对陈祖芝家在201511月改造涉案房屋的建设行为合法性的确认。

三穗县法院还认为,下司镇政府在诉讼过程中并未提交该地区的具体规划的证据材料,所提交的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陈祖芝家有违反规划建设的行为,对陈祖芝房屋所实施的强制拆除行政行为,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行政机关在作出强制决定前,还应当事先履行对当事人书面的催告义务,告知当事人履行义务的期限及依法享有的陈述权和申辩权等内容,并送达当事人;在作出强制拆除前,还应当向社会进行公告,在行政、司法救济期限届满后,当事人不自行拆除的,才可依法强制拆除。

陈祖芝家的合法房屋被强制拆除,强拆行为的违法行为体现在哪些地方?

“在拆除陈祖芝家的房屋前既没有履行催告义务,也没有制作强制执行决定书送达原告;强制拆除前既未予以公告,也没有在行政复议期限和行政诉讼期限内届满后实施强制拆除,其行政行为侵犯原告的行政、司法救济权利,所组织实施的涉诉强制拆除行政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程序违法。”

法院确认下司镇在2019109日强制拆除陈祖芝家房屋的行为完全违法,赔偿违法强拆产生的相关损失五十多万元,并承担每月1000元的租金……但是下司镇政府藐视法院判决,只承担2019109日—2021109日这两年的房租费。

 

四口之家住窝棚,请求凯里市的书记和市长的阳光雨露

三穗县法院在判决中只是定格下司镇政府违法强拆,并没有将滥用职权的强拆写在判决书中。

为什么会违法强拆呢?

不要以为下司镇政府的书记和镇长不知道陈祖芝家房屋住了上百年,不知道陈祖芝家房屋拆旧建新手续在2019年就到手,不知道强拆的法定程序,但是,他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违法行政,就敢滥用职权将农民陈祖芝一家的合法房产变为废墟。

如今,滥用职权已经给国家造成了五十多万的损失,谁来承担滥用职权的刑事责任呢?

滥用职权造成直接损失超过20万元,必须承担刑事责任。法院判决政府赔偿陈祖芝家五十多万,下司镇政府的相关官员能逍遥法外吗?

问题的关键是房屋被强拆之后,虽然政府履行了法院判决,但土地还是陈祖芝家的,陈祖芝家手中还有政府办理给他家的拆旧建新手续,有人滥用职权,政府输了官司,不认可加盖了多家鲜红打印的手续,致使他家四口人住在窝棚中半年多了。

陈祖芝的丈夫是二级残疾人,儿子是退伍军人,他们住在无法遮风挡雨的窝棚中,成为贵州唯一一家住在窝棚的人家。

陈祖芝手中还有政府盖章和这张签字的承诺书,承诺书中有政府承诺的安置地块,赔偿的金额和面积的多少,白纸黑字最后还是被政府不认可。

违法强拆是政府实施的,强拆的目的就是要逼迫陈祖芝家将地盘让给旅游公司,整个区域强拆的只是一家,办理了拆旧建新手续去不准修建的也只是一家,其他家依旧在建房。

官司输了,政府不准原地建房的理由又出来了,说河道泄洪需要。相同区域的房屋很多,他们的房屋也没有被拆除,这家陈祖芝一家到什么地方喊冤呢?

没有了住房,陈祖芝的丈夫的病情在加重。

没有住房,我们家住在窝棚中,他们却将我家包围起来,安装监视,二十四小时监视我家的一举一动。

没有住房,陈祖芝的两个孩子无房结婚,应该成为精准扶贫对象的他们被政府推进了精准返贫的深渊中去了。

呼吁凯里市的书记和市长高度关注陈祖芝一家的悲惨命运,旅游公司需要陈祖芝家让出住房,有话好好说,为什么非要颠倒黑白说成是违建,非要滥用职权来实施典型的违法强拆呢?

拆旧建新的手续还在,陈祖芝一家住在窝棚中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解决陈祖芝一家的问题,司法介入调查滥用职权的问题,让陈祖芝一家早日回到安居乐业的生活中去,应该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了。

 


实名控诉:陈祖芝 身份证:522635196912242429

电话:15885834191

陈祖芝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所有控诉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陈祖芝 6-24 16:33
呼吁凯里市的书记和市长高度关注陈祖芝一家的悲惨命运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贵州论坛

GMT+8, 10-7 20:31 , Processed in 0.05336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8-2014 Design: Comiis.Com

返回顶部